冰漾

哈罗,这里是冰漾,文画双修。喜欢画同人或原创,玩第五,最喜欢裘盲,欺诈。杂食党,没有雷的cp。

随笔

  “你就那么喜欢她吗?伍兹小姐。”

   那么,你可以再抱我一次吗?

   嘛,不愿意就算了吧。

   没关系的……我……

   他叹了口气。

   没关系的,你是我的天使 我的甜心啊!伍兹小姐。我怎么能强求天使呢?但是,看到你和她一起,我为什么,就是控制不住的……那么难过呢?

克利切,不上色顺手很多。
(脸还是歪的,什么时候才能不歪呢?)
感觉都不像大叔了【笑哭】,不会画大叔……嘤

眼睛歪了……上色辣鸡……脸歪了
但是我不能咕咕,10of的贺图。
希望下次我的画技能进步一点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画师克利切:我可以为你打光,祝你闪耀每一天!
白金瑟维:亲爱的,我的神灯可以给你许愿,你为我打光呗?
画师克利切:gun……得(把手电筒塞如对方手中。)请你快滚,越远越好!
白金瑟维:不带这么玩的啊!

单抽!快夸夸我啊!

【裘盲】Ⅲ 接触

真是有惊无险,海伦娜这样想。
  
  参加一场游戏之后,要隔一段时间才会开始第二场。此时海伦娜正坐在花园里,享受着花朵的芬芳、阳光的温暖,以及桌上的下午茶。她正在思考。
  
  海伦娜喜欢艾玛,虽然她感觉得到艾玛并不是真的那样纯洁,但是艾玛阳光般的气质实在让人讨厌不起来。
  
  玛尔塔小姐很有责任心,她会关心所有人。
  
  皮尔森先生也许脾气有点古怪,但是也是一个可爱的人。
  
  艾米丽小姐总是刀子嘴豆腐心。
  
  库特先生很有想象力,和他聊天很有意思。
  
  特蕾西修机比我还快,就是太胆小了。
  
  威廉先生很强壮,很豪迈。
  
  奈布先生坚强而又阳光。
  
  牛仔先生很热情,对所以女士都是这样。
  
  瑟维先生总是彬彬有礼,十分讲究,似乎还有点洁癖?
  
  薇拉小姐身上总是香喷喷的。
  
  菲欧娜小姐总是想和海伦娜宣传“神”?
  
  这是海伦娜对大家的印象。他们彼此间的关系仅仅只是“友好”,客套客套而已,而且海伦娜总是沉默寡言,不爱说话。
  
  “海伦娜?”谁这样叫道。
  
  “是艾玛吗?”
  
  “嘿嘿,是的。”
  
  “要不要一起喝下午茶?”
  
  “不了,我还要整理花园。”
  
  
  
  庄园有三层。一楼是大厅,有一些房间,二楼就是餐厅和花园还有洗衣房了,三楼是阁楼。
  
  海伦娜的房间在二楼,不大不小,干净整洁。隔壁是薇拉小姐的房间,路过时,总有一股沁人心脾的气味。
  
  三楼有两间屋子,楼道左边的是杂物房,楼道右边的是皮尔森先生的房间。
  
  大家似乎并不喜欢皮尔森先生,总是与他保持距离,海伦娜想着。
  
  
  这一天,又是游戏开始的一天。
  
  乌鸦嘎嘎地叫着,类似于嘲讽的声音。
  
  冷冽的风略过海伦娜。
  
  这里,是圣心医院二楼。
  
  当前就有一台机子,海伦娜破译起来。
  
  一般监管者很少去医院二楼的机子,因为医院很好溜。
  
  腾咚
  
  可怜的幸运儿不幸遭到袭击。海伦娜敲了一棒,幸运儿在小白房,监管者是?……一个漂亮的女子?
  
  转点到无敌废墟溜了一分钟,幸运儿同学便上椅了。
  
  调香师去救他。
  
  此时,海伦娜的第二台机已经开了一半了,还剩三台,园丁小姐也在努力的破译。
  
  调香师救人扛刀,海伦娜开完了剩下半台机。
  
  腾腾,调香师倒地,园丁小姐也开完了她的那台全场只剩一台机了。
  
  园丁小姐去救人,幸运儿在翻箱子,海伦娜努力破译最后一台机。
  
  “啊……”海伦娜炸机了,园丁小姐救人被震慑了。
  
  幸运儿:干的不错!
  幸运儿半血救人,骗了屠夫一刀,趁她擦到的时间,救下了调香师。
  
  海伦娜压好机了,一开,调香师和幸运儿恢复了满血状态。
  
  园丁小姐没带回光返照,可怜兮兮的捂着伤口,怎么也站不起来。
  
  腾腾——
  
  屠夫带了一刀斩,幸运儿倒地了。
  
  园丁小姐爬起来了。
  
  海伦娜正在医院正门,努力地输入密码。
  
  园丁小姐又倒了。屠夫把幸运儿和小园丁绑上椅子。幸运儿惨叫着,坐着椅子,升上了天。
  
  调香师来到海伦娜身边了。
  
  就在这时,屠夫传送过来了!
  
  海伦娜自己被一刀砍倒。
  
  调香师手上空空如也,只是反绕了几圈,就被一刀斩了。
  
  海伦娜背后的伤口很痛,流着殷红色的血,她拼命集中精神,感觉调香师眼睛被绑到椅子上了。
  
  “呃……”
  
  地上满是血迹。
  
  “最后一个了。”清亮的女声,不带情感。
  
  海伦娜咬紧牙关。
  
  ……
  
  “你是一个瞎子?”
  
  海伦娜没有发出声音,伤口实在是太痛了。
  
  屠夫沉思起来,过了一会儿,她把海伦娜挂上气球,海伦娜感觉到,她的手十分冰冷。
  
  “我是红蝶,或许你可以叫我美智子。”红蝶把海伦娜送上椅子,“期待下一次再见呢。”
  
  别有深意?海伦娜想。
  
  逃脱失败,你即将被送回庄园!
  
  
  “海伦娜!想什么呢?”
  
  这个声音是海伦娜的“教练”,就是把她领进庄园里的那个大叔。
  
  “哦哦,没什么。”海伦娜回答道。
  
  “今天是我训练你的最后一天了。”海伦娜,要照顾好自己啊……
  
  “啊……”
  
  两人陷入了沉默中。
  
  “你可以来找我的。”大叔打破了沉默。
  
  “……”海伦娜没有说话。
  
  “今天我要教你最厉害的一招,你会了之后,就不用担心羸弱了,也不会秒倒了。
  
  “这样,拿着盲杖……”
  
  
  痛苦?还是快乐?
  
  海伦娜不知道了。
  
  
  红教堂,这是海伦娜最喜欢的地图。这里不像圣心医院那样诡异,不像湖景村那样幽深,不像军工厂那样繁杂。这里充满了优雅庄重的感觉,阴沉的天空,更衬托出这座优雅而破败的教堂。
  
  虽然海伦娜看不见,可就是很喜欢。
  
  这个悲剧的教堂。
  
  
  
  然而,海伦娜正在着红教堂里溜屠夫。
  
  哦,已经两分半钟了。
  
  机子只剩一台了。
  
  可怜的屠夫——丑爷,至今还没有开技能。他没有带闪现,人格封窗一刀。
  
  大叔教的方法就是溜屠夫。非常有用,这局赢定了。海伦娜想。
  
  然而她正在翻窗,哦,羸弱嘛,铁定是淑女翻窗啦。
  
  小丑抓住这个机会,打出了个震慑。
  
  我为什么要翻窗呢?海伦娜十分后悔,如果不翻也只是挨一刀而已啊!急了。
  
  “终于抓住你了,小瞎子。”小丑炫耀而又嘲讽般地鞭了一下尸,把海伦娜送上椅子。
  
  唉。
  
  远远看见空军的身影,她来救人了!机械师已经压好了机,佣兵在大门等着了,机械师的傀儡也在小门,蓄势待发。
  
  同别的监管不同,小丑远远就拉了个锯,离椅子挺长一段墙的距离,锯到了空军。
  
  空军赶紧开了一炮,救下了海伦娜。
  
  机械师把机开,回光返照,全员满血。
  
  小丑的眼中冒出红光,他直接一刀斩,砍倒了海伦娜。一刀斩,没有枪,空军不敢贸然上前救人。
  
  海伦娜上椅半血(椅子在教堂墓碑区靠近大教堂窗子旁边的那个),小丑传送去正门。
  
  佣兵躲闪不及,两刀下来,跪了。
  
  小丑装了一个推进器,冲到海伦娜的椅子旁,空军赶紧收回救人的手,没有被威慑(拉锯不会被一刀),但是吃了一刀,趁小丑擦刀的时间,救下了海伦娜。猝不及防一刀下来,海伦娜又倒了。空军只好捂着伤口跑向小门。
  
  估摸着佣兵快摸好了,小丑赶紧拉锯回大门,时间刚刚好,佣兵刚刚站起来,又被锯倒了。
  
  小丑把他挂上椅子。
  
  有耳鸣,机械师在附近!
  
  预判她的位置,一刀下去,真的猜对了!板子后面的机械师被抽刀了。
  
  机械师上椅了,在佣兵的旁边,从小门到大门的距离很长,又是半血,空军就先走了。
  
  机械娃娃也在小门,可惜空军出去了,如果用娃娃来摸她,其实还有赢的希望。
  
  救人路程太远,只好摸一下半路的海伦娜了。机械师想着。
  
  进度条仅仅只有一点点,小机械人很快就摸好了海伦娜。佣兵和机械师上天了。
  
  见那溜了自己一整局的小瞎子站起来了,小丑赶紧传送到小门,然后拉了个锯。
  
  远远看见海伦娜往小门来。
  
  绝对不能放过这个溜了自己一局,还砸了自己好几个板的家伙!
  
  
  感觉心跳加速,海伦娜赶紧往反方向走,她感觉到小丑已经赶来了。
  
  一个受了伤的瞎子怎么可能跑得过高大的、拉着锯的屠夫呢?
  
  海伦娜被锯到了。
  
  “啊……”海伦娜发出一声惊叫。
  
 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小丑抓住了这个调皮的小瞎子,开心得直笑:“叫你砸我,叫你溜我,叫你和我玩反向走位!小瞎子。”
  
  海伦娜趴在红教堂尖刺而有韧性的草上。灰绿色的草变得鲜红,海伦娜一言不发。
  
  小丑似乎没完没了了,一直一直笑着。
  
  海伦娜的伤口流着血,她实在忍不了了,冷嘲热讽道:
  
  “哼,还不是你菜才会被溜。”烦人的屠夫……
  
  “哈?你说什么?”
  
  “你 真 T M 菜 , 被 我 这 样 一 个 瞎 子 溜 , 还 鞭 尸 , ****欺 负 残!疾!人!是吗你。有脸皮。牛逼多还不是被溜!”
  
  “切,我不照样赢了?!”小丑不屑地说:“我不也是断了一条腿,说什么?”
  
  海伦娜恍惚了一下。
  
  “看你跪了这么久,累了吧?我送你上椅子坐会儿?”小丑笑盈盈地说道。
  
  趁此时机,海伦娜站起来了!刚刚是机械人摸好她的,她没有用掉那次自愈。
  
  !
  
  小丑赶紧拉锯,海伦娜赶紧放板,锯子没有锯中她!
  
  板子碎成残木片。
  
  海伦娜尽最快的速度跑向大门,小丑在门口给了她一刀,却也把她打飞出去了。
  
  “啊啊啊啊啊啊!!!”小丑气得疯狂打墙,海伦娜忍不住噗嗤一笑。突然,海伦娜昏厥过去了,流了好多血,她实在太痛了。
  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场外:
  裘克: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(土拨鼠试尖叫)。
  杰克(优雅喝茶):疯了?干嘛呢你。
  裘克:那个溜了我一局的瞎子竟然跑出去了!明明稳赢的了!!
  杰克(笑喷):哈哈哈,被瞎子溜了还让人家跑了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
  裘克(举起锯子):你TM笑什么!?
  杰克:(安静,乖乖坐好)
  红蝶:那么可爱的小瞎子,干嘛不放了人家呢?
  裘克:她,她可是……(叽里呱啦一大堆)
  红蝶:还是很可爱呀!挺厉害的呢!
  裘克:你是和谁一伙的啊!

欺诈太好吃了,这几天我都在逛欺诈的tag,今天终于想起来裘盲的文了ヾ(*Ő౪Ő*)

【裘盲】开始Ⅱ

  ☞文笔不佳,多多包涵☜
    ☞请勿盗文☜
    ☞本册文章前面有点虐,中期很甜,后期超虐☜
    ☞前几篇只是开始,再过几篇才会进入裘
盲的正文☜
    ☞看得开心☜

    体力渐渐消逝,海伦娜的步伐慢了下来,她大汗淋漓,还大口大口地喘着气。
  突然,一张纸飘到海伦娜的头上,又慢慢地落在地上。
  “哎?”
  海伦娜把纸捡起来。
  这张纸不是新的了,它的触感告诉海伦娜,它好像被揉皱过很多遍,纸质也不怎么崭新。让海伦娜惊喜的是,纸上面似乎有盲文,她可以尝试辨读。 
  
  “亲爱的小姐,你好。
  我知道,你心中最渴望的东西是什么,如果想获得这个东西,请你随着声音,到我的庄园来。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亡者”
  
  认认真真摸索了好久,才零零碎碎的表达出张纸上的内容。
  一封莫名其妙的信?
  你 想 吗?
  诶?
  你 想 吗?
  诡异的声音传入海伦娜的耳中。
  恐惧,又好奇。
  片刻犹豫之后:我,我想。
 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
  这阵狡黠的奸笑,传入海伦娜的耳朵里,潜入海伦娜的大脑。
  像是意识被抽空了一般,海伦娜一直低着头往前走。
  
  ……哎?
  虽然看不见,但是海伦娜知道这里不是原来的地方了,这里的空气是那么的冷冽,隐隐有灰尘的味道。
  刚才她的神志似乎被抽空了,现在就像灵魂返体。
  “海伦娜。”
  有人叫她的名字。
  “你是?”
  这次没有回答的声音。
  “跟我来。”一双厚实的、长满老茧的手握住了海伦娜的手,温柔地带着她。
  “唉?先生,请问这里是哪儿?”
  “欧丽蒂丝庄园。”这个人的声音很雄厚,是一个和蔼的中年男人。
  “我把她带来了。”
  “好的,你先走吧。”
  一男一女的声音交流道。
  “你是谁?”海伦娜感觉自己进到了一个屋子里,听声音感觉面前的女人是一个漂亮的人。
  “我是夜莺女士,这个庄园的庄园管理者,游戏和庄园由我主管。”她的声音毫无波澜,没有一丝感情,别人听不出她的心思。
  “什么游戏?”海伦娜抓住了主要问题。
  “只要你赢了这个游戏,就能获得呢最想要的。”夜莺女士解释道。
  “要玩几场?规则是什么?”海伦娜总是能抓住句子中的主要问题,她很聪明。
  “规则嘛……和你的队友合作,破解完五台电机,获取密码开大门跑出去就得了。几场?按你个人的心思。
  这么简单?
  “当然,还有躲避监管者的追捕和攻击,被打倒后可是要坐椅子上天的呢~”夜莺女士笑了笑。
  “当然,你看不见,会有人先教你怎样破译密码,他还会教你怎么用盲杖奔跑,感知事物。”
  这是一个很好的筹码,哪怕游戏失败,也学出了一身本领。
  “你要参加吗?”夜莺女士的声音多了几分诱惑。
  “要。”海伦娜胆小,却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。
  “那就保护好自己的小命哦,额呵呵呵。”夜莺女士突然大笑起来。
  房间又恢复了一片寂静的状态。
  
  “以后你就和我学习。”这是将海伦娜带到夜莺女士面前的那个男人。
  “好。”海伦娜并没有很惊奇。她挺喜欢这个中年人,温柔又厚实,还很亲切。
  “这个按键是“确定”,这个螺丝要反复扭,这个……使用盲杖时,你可以用它敲地面,听所返回的声音,确定什么东西在哪里,还可以确定监管者的位置。就是这样,你来试一次。”中年男人开始细心地为海伦娜讲解。
  “嗯。”
  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,海伦娜已经可以用盲杖来定位建筑、地区、监管者以及一些细细碎碎的东西了。她也特别擅长修机,修的很快,而且小心又谨慎,很少出校准。
  一如既往的聪明啊,中年男人想。
  “海伦娜,你很聪明,哪怕失去光明,却依然能做得如此优秀。”中年男人赞赏道。
  “谢谢。”谢谢,谢谢你教我,我哪怕看不见,也不用依赖别人了。
  “不客气,你很快就能参加游戏了。”中年男人欣慰地笑了,眼底有着种种担忧:“你要小心,你的体能不好,要注意啊。”
  “好的。”
  
  这是一个多云的阴天。海伦娜的第一场游戏,就要开始了。

一棍下去,返回的声波告诉海伦娜,监管者的头上有大大的鹿角,身材高大,背后似乎披着一块厚厚的披风。
  好像是一个叫鹿头的监管者。
  没有预警心跳,海伦娜开始认真开机。
  她开了两台机,队友也开了两台。就在这个时候,空军玛尔塔倒地了,鹿头把她送上了椅子。
  “站着别动,我来帮你!”医生艾米丽发言道,看来她去救人了。
  鹿头刚看见艾米丽,就用钩子准确无误地钩住了她。
  “啊——”艾米丽挨了鹿头的狠狠一击,趁着鹿头擦刀的时候,她赶忙忍着痛救下了玛尔塔。
  
  海伦娜在和律师莱利一起开机,这个男人巧舌如簧,但是海伦娜并不喜欢他,感觉他似乎有什么隐晦的邪恶心思。
  “啊——”又是艾米丽的惨叫,她救下了玛尔塔,自己却对鹿头的钩子躲闪不及。
  咚咚,厚重的钟声响起,艾米丽倒地了。这回换了一个人坐上了椅子。
  海伦娜帮空军治疗,而莱利律师还在继续开机。
  恢复满血,玛尔塔立即出发,去救艾米丽。
  鹿头的第一钩,玛尔塔用走位巧妙地躲过了,乘机救下了艾米丽。
  “快走!”空军朝鹿头开了一枪。
  就在此时,电机解完了。
  艾米丽还是在半血,医生一般不带回光。
  空军被鹿头勾住了,他的钩子已经有伤害了,鹿头再补一刀,玛尔塔便跪了。
  鹿头又将没跑得多远的艾米丽勾了过来。
  玛尔塔上椅后就直接升天了,艾米丽去救她时已经过了半血。
  艾米丽刚上椅,律师莱利便溜走了。
  海伦娜在开月亮门。进度条还差一半,可是艾米丽很快就要上天了,路程远,来不及救。
  海伦娜快开完了,此时此刻,链条和钩子的涮啦声传入海伦娜的耳中。她赶紧往后一闪。
  有惊无险,鹿头勾到了远边的树,被牵扯了过去。海伦娜抓紧时间按下最后几个数字
  门开了。
  她赶紧跑了出去。
  
  第一局,平。

超级bug,手部挂件——佣兵。
遇到和与山一样的bug了ヾ(*Ő౪Ő*)